<紅樓夢>偉大的英文翻譯家大衛•霍克斯的一生

0 (1)

大衛•霍克斯(David Hawkes)是國外極少數成就卓越的中國文學翻譯家之一,他的譯作《紅樓夢》英文版至今在西方世界擁有獨一無二的經典地位。他還是國外少有的漢學大師及紅學大師,對中國文化有著極深的造詣,早年曾翻譯《楚辭》。得益於他的卓越翻譯,《紅樓夢》才被西方世界所認識和了解,推動了中國文化在海外的傳播。他於2009年7月31日與世長辭,享年86歲。

霍克斯生長於東倫敦,隨後就讀於牛津大學基督教堂學院,在那裡,他短暫地修習了一段時間的古典文學,隨後即應招去倫敦學習“軍事日語”。因其在東方語言上的天賦,他很快成為了一名導師,教授情報工作人員和代碼破譯人員解讀日本的軍事報告。戰後因對日語沒有興趣,轉而研究中國文學。 1948年畢業後,他來到北京大學中文系留學,1951年秋學成返回牛津出任中文講師。
霍克斯一生都會記得老北京那些已經湮沒在歷史中的特殊符號,1998年,他在受訪時說:“我會在夢中重歷北京,彷彿時間仍然是50年前。”然後,一個一個地說出那裡的街道、大門和胡同的名字。 1951年離開之後,霍克斯再也沒回過北京。當時他的未婚妻珍妮來北京找他,兩人在與當地警察局進行了漫長的協商後,終於在北京成婚。就在珍妮懷孕期間,朝鮮戰爭爆發了,隨後兩人被“強烈建議”回國。
回到牛津後,霍克斯結識了他的中文老師——才華出眾的吳世昌來教授。吳世昌是公認的紅學家,霍克斯的翻譯得益吳世昌的紅學研究很多。事實上,早在北京留學期間,霍克斯就對《紅樓夢》這部氣勢宏大、錯綜複雜、中國古典小說史上最偉大的作品深深著了迷。他說:"我在牛津時,同學裘克安就借給我一本《紅樓夢》,當時一點也讀不懂。後來在北大,也聽過俞平伯的杜甫講座,但沒有意識到他是紅學家。他一口浙江方言,我不大聽得明白。”

在終生好友吳世昌的影響下,霍克斯一直想挑戰對《紅樓夢》的翻譯。在企鵝出版社1970年找到他時,他抓住這個機會,決心完成一部不那麼學術、“讓英文讀者享受”的譯作。很快,要譯完原作120章的艱鉅性讓他意識到,他必須全職來做這件事。他曾以中國式的自謙表示道,他“從不覺得自己是個好教授”,而更能做一名好譯者。於是,霍克斯辭去牛津大學中文教授一職,消息一出,就在中文研究領域引起了軒然大波。

接下來的10年,在萬靈學院其他研究員的幫助下,他完成了前80回的翻譯,並以《紅樓夢》的原名《石頭記》命名,重新整理為三卷,分別於1973、1977和1980年出版。而曹雪芹去世後被後人接續的後40回翻譯,則由霍克斯的女婿——漢學家約翰•閔福德完成。當時,閔福德還是霍克思執教牛津時的學生,1968年他向老師建議攜手同譯《紅樓夢》。霍克思說,"不巧的是那時我已同企鵝簽約,要把《紅樓夢》譯出來,列在他們的古典叢書裡。我只好對他說,如果他有興趣,後四十回由他譯,我譯前八十回。倆人譯速度可以加快,能早些把書印出來。"他本人相信曹雪芹只寫了八十回,但也不認為高鶚的續寫就沒有價值。 1973年,《石頭記》第一卷在倫敦出版。其後四卷,也在80年代前後相繼問世。

Leave a Comment.